共同关注:我要上大学(三)(组图)

2022-01-13   总浏览:

  姚艳芳的家位于山西省太原市乡,家中一共有5口人,奶奶、父母和姚艳芳姐弟。紧巴的日子已经持续十来年了,姚艳芳的母亲告诉记者,这都是因为姚艳芳的爸爸有病在身,从去年开始就不能再继续劳动了……

  去年三月,姚艳芳的父亲姚震开始感到呼吸困难。但是由于家里经济紧张,他一直强忍着。直到夏天一个阴沉闷热的早上,实在忍不住不了,他才去医院看了病,医生的诊断结果是“肺气肿”,这让全家人的心都揪到了一起。

  姚艳芳的父亲说,自己从1990年盖房以后身体就不行了,但勉强还能动弹,劳动也能坚持,从去年开始就不能劳动了,“一干活气上不来,喘得很”。失去了主要劳动力的姚家,生活完全依靠姚艳芳的母亲每月二百多块钱来维持,如果不够花,就只能让朋友们资助一点。

  当时姚艳芳的弟弟姚雁冰要上初三,而姚艳芳还有一年就要参加高考,走投无路的父母萌生了让女儿辍学的念头。姚艳芳告诉记者,一般情况下,自己不会随便哭,但知道自己可能要面临辍学,她再也忍不住了,“我就哭了,我也说不来为什么,其实他们也是无奈,他们也希望我继续上学,实在是家庭情况太糟。”

  看到女儿因为上不了学伤心成这样,姚艳芳父亲也很难过,他说,“两个孩子都爱上学,就是咱没本事,挣不下钱,供不起。”姚艳芳说:“我也非常了解家里的情况,但是我觉得必须恳求父母给我这个机会,后来我姑姑在我最危难最危难的时候伸出手拉了我一把。”

  姚艳芳的老家在山西省代县,这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。几年前,姚艳芳的小姑姑一家人从偏僻的山村搬到了县城,由于自己盖不起房子只能租别人的。听说侄女可能要失学的消息后,她不顾自己家里的困难,毅然决定把侄女从太原的乡接到代县,帮助她完成学业。

  小姑之所以有这么大的决心,是因为她自己上学的时候就因为100块钱没有交上失学了,这让她一直后悔到现在。姚艳芳的父亲有兄妹六个,只有一个弟弟上到了初中毕业。现在兄妹几个家里过得都不是太宽裕,一家人都对没有上学、没有文化深有感触。小姑说,“我现在叫我侄女好好上学,我不需要她的回报,我们兄弟几个就因为穷上不了学,我只为争这口气,我要让她学习。”

  为了不让姚艳芳走自己的老路,小姑把她接到了代县自己的家里。可是只租了别人一间房子的姑姑家,条件非常有限,不管是住宿还是学费都成问题。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学校使姚艳芳感受到了来自社会大家庭的温暖。

  姚艳芳上的是代县第二中学。从1990年,这个学校就开始对成绩优秀的贫困学生免收学费,还对其中特别贫困的学生给予每月100元钱的生活补助,姚艳芳就是其中之一。学校安排她住在了集体宿舍,免收了所有的学费、住宿费和书本资料费。面对来自亲人和学校的关爱与帮助,姚艳芳开始加倍的努力学习。

  姚艳芳的姑姑告诉记者,尽管学校不允许开夜车,但姚艳芳经常是晚上拿手电筒看书,一点一滴挤出时间来学习。“因为我觉得白天的时间有点不够用,晚上再看一回,可以把一天的知识巩固巩固。”

  不仅每天晚上比其他同学学得晚,放了假,姚艳芳也不回家,只是去奶奶家里过了个年,“一方面是为了省车费,另外我想过年回家以后,要面对的不仅是家里面,还有以往的朋友,同学们肯定都要出去玩,这又是一笔经济负担,所以我不想回去。”

  今年,代县第二中学高考班里有17个特困学生得到了生活补助,其中6个考上了大学。面对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,这些已经考取大学的孩子和他们的家庭都不知道应该是喜还是愁。

  郭润梅是和姚艳芳的母亲一起长大,并且一起在农村参加劳动的朋友,自从姚家生活变得拮据之后,就一直在资助他们,至今已经借给他家5000多块钱了。郭润梅告诉记者,姚艳芳是一个特别要强的孩子,如果因为家庭困难就放弃学业,实在是太可惜了,“所以我多次和她妈说,一定坚持下来,困难是暂时的,只要坚持四年,前途是无量的,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候放弃,太可惜了。”

  事实上,郭润梅家里也不是很富裕,她要抚养两个上学的孩子。为了节省开支,她和爱人开了一小片荒地,利用业余时间种点菜。她自己的一个孩子在外面也是边打工边学习。尽管如此,每当姚艳芳家里遇到难关的时候,她都有求必应。

  郭润梅:特别重要,我和她妈妈两个就是明显的对比,我读出来了,我的命运改变了,她还在农村,你看现在多困难。我知道钱对她非常非常重要,有了钱能完成学业,能帮助姚艳芳改变一生的命运,改变家庭的命运,所以我觉得大家都应该伸出手来帮帮她。

  姚艳芳:我觉得挺大的,他们归根到底都是没有文化导致的,所以我觉得必须有文化,首先得有知识、修养,然后才可以去社会上打拼。我必须好好地学习,我一定得上大学,我觉得如果丧失这个大好机会,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

  姚艳芳不但自己在努力去改变命运,她还一直在鼓励着弟弟。弟弟姚雁冰过去学习一直很优秀,可是去年父亲彻底丧失劳动能力给了他很大的刺激,使他对家里的状况非常担忧,学习成绩也明显下滑。姚艳芳说,“我特别希望我弟弟考上大学,我父母说他不好好学习,将来不用考大学了,我还是希望他上大学,我鼓励他,上大学是唯一能改变你命运的路。”

  记者:但是你毕竟现在才刚上高中,你自己没有信心吗?你看看你姐姐,想想你自己,她是不是会帮助你树立一下信心?

  弟弟:两方面都有,万一学不好,家里面出的钱就白出了,如果学好的话,将来说实话,母亲年龄大了,不可能老在外面,上学的时候,根本没办法出去打工,两个大学生靠谁供。

  今年夏天,姚艳芳考上了大学,弟弟也考上了高中。放暑假后,姐弟俩互相鼓励,都开始去打工了。姚艳芳去的是母亲打工的某工厂的绿化队,弟弟姚雁冰是去一家汽水厂搬运汽水。

  对姚艳芳一家来说,即使现在省吃俭用东借西凑能凑齐这学期的学费,的费用也还是个问题。“我具体也不了解助学有什么条件,我现在只想的就是如果能助学就,然后尽量勤工俭学,或者利用时间做一些兼职工作,能不能尽量弥补一些,少贷一些。”姚艳芳告诉记者她对于将来的计划。

  上中学时,姚艳芳在校报做小记者,她的梦想就是将来做一名真正的记者。在要结束采访的时候,记者帮姚艳芳先圆了一下她的心愿,让她做了一次小记者。采访的问题完全是她自己提出来的。

  姚艳芳:石校长,我想问您一个问题,中学生在学校的时候,贫困就可以得到学校的帮助,但是当她毕业之后,却对学校贡献的很少,你认为遗憾吗?

  校长:我认为一点也不遗憾,作为教育来讲,最大的产品在于培育人才,所以作为教育工作者,要求的首先是奉献而不在于回报,所以只要学生学得好,就是我们最大的幸运,也是我们最大的愿望。

上一篇:2013国考面试辅导:海事局之新闻宣传职位专岗答

下一篇:中新网福建-头条关注